農業科技能否迎來投資風口

2023-12-04 14:09:59來源:農民日報·中國農網

  早期科創型企業都會遇到現金流的問題,通過融資可以讓企業更加聚焦于產品定型和技術升級,從而成功度過創業的第一瓶頸期。

  不久前,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宣布推出農業科技公司Mineral,致力于大幅提高農業數據集的質量和規;。該公司官網介紹,目前Mineral已經調查和分析了全球10%的農田,到2050年數據點量將達到2014年的20倍以上。

  盡管這已不是谷歌首次涉足農業,該全球科技巨頭的舉動還是引發了行業廣泛關注。

  在國內,一些農業科技公司近期陸續獲得融資,如知名無人機研發制造公司極飛科技獲新一輪融資,從事種豬育種的史記生物獲得戰略投資高達4億元……

  可以看到,農業科技領域的融資事件如雨后春筍般涌現,資本正在“擁抱”農業科技創新。2022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推動“科技—產業—金融”良性循環。今年10月30日至31日召開的中央金融工作會議提出,優化資金供給結構,把更多金融資源用于促進科技創新、先進制造、綠色發展和中小微企業,大力支持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確保國家糧食和能源安全等。借著這股政策的東風,金融能否為農業科技注入活力?農業科技能否迎來投資熱潮,站上新的風口? 

  幸運的被投者

  瀏覽杭州瑞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瑞豐生物”)的微信公眾號,只需一屏。這個2009年成立的主要從事農業生物技術研發及推廣的公司,從2021年至今,僅發布了4篇文章,其中2篇都在招聘。

  最近一次招聘是在2022年2月,公司簡介是“我國農業生物技術領導者”,計劃招收22人。再往前是2021年4月,招收分子生物學、植物遺傳轉化等人才,這也是瑞豐生物公眾號發布的第一篇文章。兩次招聘都注明,該公司提供“具有競爭力的薪資,可持續性的職業發展機會”。

  瑞豐生物的招聘簡章和薪資待遇并非一直這樣“漂亮”。公司剛成立時,發工資是讓創始人沈志成發愁的頭等難事。因為缺少資金,公司隊伍小、人員少,工資待遇很難提上去。“沒有資金,公司就沒法招新人,公司沒有一定的規模,生物育種大概率干不出成績。”沈志成說。而這又導致公司進入了下一個死循環:工資待遇低——招不到人——科研成果少、進度慢。至于研發成果落地,更是遙不可及的事情。

  “說實話,創業最關鍵就是錢不夠。沒有錢是不好過的,確實很愁!”沈志成不避諱談錢,正是因為沒錢讓他和瑞豐生物都陷入了困境。他認為更重要的一點是,有資金就可以把更多的精力用在需要解決的問題上,例如技術如何研發、產品如何做,“而不是用在如何把大家養活,如何保證正常生活上面……”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沈志成有一肚子的情懷和理想,但沒有資金支持,一切都是空談。

  轉機發生在2016年前后。袁隆平農業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隆平高科”)、北京東方艾格農業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艾格農業”)相繼對瑞豐生物進行了千萬級投資。得到投資的瑞豐生物,第一件事就是給員工提高了待遇,緊接著引進大批人才。

  “科創企業想要走向市場,必須要達到一定的規模,很小的‘草臺班子’是很難做到的。”科研人員數量的增加給瑞豐生物帶來的變化是顯而易見的,沈志成介紹,公司原本只研究玉米育種,有了人才這個“粘合劑”,公司項目總數、在研項目數量顯著增加,研究對象加入了大豆、水稻。玉米育種從只有兩個研究方向,擴展到了現在的抗蟲耐除草劑、提高產量、抗旱抗災、抗倒伏四個領域。沈志成說:“這也就意味著成功的幾率更大。”

瑞豐生物公司的技術人員正在生物育種玉米田內采樣

  2022年初,國投創益產業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數億元的投資為瑞豐生物的發展注入了新動力。如今,瑞豐生物的員工規模已經達到100人左右,建立了功能基因挖掘、轉化體創制和篩選、國內國際安全評價和轉基因品種回交轉育的產學研結合平臺和創新人才隊伍。目前,瑞豐生物研發的轉基因玉米“瑞豐125”“浙大瑞豐8”“nCX-1”已獲得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證書。轉基因性狀產品已經與國內外上百家種業企業展開合作,公司原創的具有國際知識產權的廣譜抗除草劑基因達世界領先水平。成功獲得融資之后,沈志成覺得,瑞豐生物這才“真正走向了產學研的道路”。

  “早期科創型企業都會遇到現金流的問題,通過融資可以讓企業更加聚焦于產品定型和技術升級,從而成功度過創業的第一瓶頸期。”全國農村產業融合發展聯盟秘書長路亞洲認為,以瑞豐生物為代表的農業科技創新企業,在資本的介入下,企業發展規模、技術創新能力、產品迭代能力、渠道能力、品牌能力等都得到大幅提升。

  瑞豐生物的這份“幸運”并非獨一份。農業專業服務機構35斗的高級研究員耿海榮告訴記者,近年來,越來越多的PE(私募股權投資)或VC(風險投資)將重點逐漸轉移到了農業科技領域,“投早、投新、投硬科技”已經成為投資者在農業投資上的準則。同時,由于跨界融合時代的到來,越來越多大型公司進軍農業領域。一方面,醫療、互聯網、加工制造領域的企業開始增設農業版塊,例如阿里、拼多多、京東等企業集體“下地”;另一方面,農業行業龍頭紛紛設立產業基金,如首農食品集團與北京信托共同出資成立“農”基金等,延伸了產業鏈條。

  剛剛過去的10月27日,第三屆全國農業科技成果轉化大會發布了100項重大科技成果和1000項優秀科技成果,超過24個重大項目在大會現場進行成果轉化和戰略合作簽約,累計簽約金額超20億元。

  2022年8月,全國農業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活動現場簽約項目600余項,簽約總金額突破120億元;顒悠陂g,全國農村產業融合發展聯盟與35斗共同發布了《2022農業科技投資圖譜》(以下簡稱《投資圖譜》)。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至2022年上半年,中國農業科技投融資總額位居全球第二,僅次于美國,累計金額達199.57億美元,約占全球的24.75%。

  不可否認,從數據上來看,我國農業科技投資“熱”起來了。

  農業科技創新正在“被看見”

  中農美蔬(深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農美蔬”)總經理呂亞清在短短9個月時間內,就從“被看見”的經歷中感到一股“熱潮”的來襲。

  13年前,呂亞清通過生物技術尋找“丟失的番茄美味”。在市場需求和政策引領下,2021年3月,依托中國農業科學院深圳農業基因組研究所,中農美蔬成立,利用前沿生物農業技術開展美味番茄等蔬果新品種的商業化育種。2021年12月,中農美蔬僅僅成立9個月,就完成了第一輪天使輪增資,獲得最早進入中國市場的外資投資基金IDG資本的領投及三家資本跟投,融資總額達700萬元。

  與瑞豐生物、中農美蔬一樣,越來越多科技創新企業正在“被看見”。那么在農業科技領域,哪些細分板塊更受資本青睞?

  隨著“生物時代”的加速到來,生物農業技術板塊首先受到關注。近年來災害天氣多發頻發,傳統農業是典型的“靠天吃飯”,面臨著諸多風險性和不確定性,F代化農業要抵御各種災害天氣的影響,必須增強產業抗風險能力,保證糧食安全。這就要求我們在主要的核心抗逆品種上擁有自主權,而確保品種的安全就需要持續加強現代生物技術的研發儲備。

  作為最古老的行業之一,農業領域過去并不是一個“受寵”的投資方向,如今資本卻紛紛“下地”,從土地里找投資項目。例如今年2月,阿里巴巴投資了一家國產化分子育種技術平臺博瑞迪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在其領投下,本輪融資金額超億元。而此次并非阿里首次投資生物育種,早在兩年前,阿里達摩院就與中國農業科學院合作打造智慧育種平臺,打造“智慧育種”項目。

  以合成生物學為例,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至2022年,在廣義合成生物學層面,創新食品、植物育種、動植物營養、動植物健康、新型材料和平臺服務板塊的創新企業共發生85起融資,涉及近60家公司,融資總額共計80.6億元。

  信息技術板塊。9月24日,安徽蕪湖召開了一場全國智慧農業現場推進會。會議指出,智慧農業是現代農業發展的最新階段,對于大幅提升農業生產效率、破解“誰來種地”難題、提高農事管理效能等具有重要支撐推動作用,其發展的廣度深度決定了農業現代化的后勁速度。過去的幾個月,“無人漁場”“AI智慧種植”等基于信息技術的農業項目都得到大量投資。

  智能制造板塊。近年來,新能源、新材料、新制造等技術在農業領域的跨界和融合應用越來越普遍。今年9月極飛科技完成新一輪融資。這家無人機研發制造公司曾在2020年11月完成融資12億元,緊接著4個月后便獲得高瓴創投超3億元人民幣C++輪融資,半年時間內刷新中國農業科技領域最大筆融資紀錄。

  食品制造加工板塊。艾格農業統計,2023年上半年國內農業食品領域產業投資事件共328起,同比上漲75.40%,環比上漲26.64%;投融資總額693.63億元,同比上漲99.38%。如近期成都本土新式茶飲品牌茶百道、預制菜研發產銷商優予等企業成功獲得融資。

  此外,耿海榮認為,隨著全球對可持續發展的重視,以農業環境修復、農業廢棄物資源化以及農業“雙碳”領域的綠色可持續發展板塊也將成為潛力賽道。如秸稈制糖技術研發公司星河秸稈近日成功獲得第一輪融資。

  金融如何更懂農業

  “僅有的一株試驗品油菜花被游客掐了”“野貓進入實驗室吃掉了學生畢業設計用魚”“雜交玉米只結了2個籽粒”……每年期末和畢業季,農學生的“奇葩”掛科或延畢理由總能登上社交媒體熱搜榜,令人捧腹。

  然而,這些事件真真切切發生在農業人身上,不僅不好笑,甚至有些殘忍。盡管現代科技的進步正在讓農業加速擺脫靠天吃飯的局面,但這個局面仍未被徹底顛覆,農業依然易受自然災害等因素影響,一場大雨、一場冰雹,都可能使成果悉數“泡湯”。

  此外,農業技術的研發周期、收入回報周期也更長。沈志成介紹,以生物育種為例,一些行業6個月就可以出產品,但這段時間在生物育種上卻是基本可以忽略不計的,甚至都不夠做一次實驗。“農業生物技術研發周期很長,產品研發周期一般在10年左右,而且是在政策非常明朗的前提下。”沈志成說,如果碰上各種不利因素,這個時間將會更久。

  耿海榮認為,經營模式和協作機制也是農業科技領域面臨的主要短板之一。據統計,目前我國人均耕地面積不到2畝,不足世界平均水平的40%。“這就導致農業整體經營模式非常分散,絕大多數都是小農戶,不利于新技術的引入和機械化進程。此外,組織分工也相對較差,缺少優質的農業服務公司,農業生產效率低下,產品質量良莠不齊。”耿海榮說。

  正因如此,采訪中,眾多農業人一致認為,加強科技創新正是降低農業風險的關鍵舉措,這也是農業領域獲得投資的潛力所在。路亞洲解釋,我國正逐漸步入高質量發展快車道,而農業領域存在非常大的發展空間,從產業發展的變革性邏輯來看,技術是最核心的驅動要素。他認為,對于具有高度資源依賴性的農業行業來講,在資源擴張和勞動密集型產業達到瓶頸時,實現產業規模和效益的增長只能依靠技術來驅動,沒有其他因素。例如近年來發展迅速的現代化溫室農業,通過智能大棚、無土栽培等技術實現智能化種植與管理,不僅可以有效抵御氣候變化帶來的不利影響,還能大幅度提高農作物產量,推動產業發展。

  不過,多位采訪對象都表示,農業科創企業普遍具有高技術、高成長、高風險、高收益的特點,這給金融服務帶來了新需求和新挑戰。資本對農業了解不充分,一邊希望投資以后能夠快速實現資本回報,一邊又擔心投資失敗。“而事實上,科研有很多不確定性,失敗也是常有的事情。”沈志成說。

  艾格農業就經歷過投資失敗。公司董事長黃德鈞回憶,多年前,他看好一家公司研發的臂展式打藥機,后因噴頭這個關鍵核心材料完全依賴進口,被“卡脖子”后,產品生產及市場推廣嚴重受阻。究其原因,導致投資失敗的原因有很多,而科技實力不強則是關鍵因素之一。

  國外著名的“大拇指法則”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即投資的十個項目中,可能只有一個項目能夠成功,兩個反響平平,而剩下七個都打了水漂。“如果大家都有一定的容忍度,允許容錯,技術方面能夠認清誤區,金融方面也能夠承受一些失敗,對整個行業都是有幫助的。”沈志成深有感觸。

  對于資本的擔憂,《投資圖譜》里有這樣兩條建議:農業投資要找到那把與之適配的“尺子”,需要在實踐中持續驗證、修正,才能真正懂農業,發現通用的賽道標準和投資體系;相較于互聯網、新消費等賽道,農業領域項目成長速度較慢,并且很難出現“指數級”增長,這就要求農業領域的投資者要短期樂觀、長期審慎,要有足夠的耐心,陪伴項目和賽道成長,對于回報周期要有足夠理性客觀的判斷。

  過去,農業領域與金融領域的融合度較低,除了金融投資相對較少,在普惠金融、供應鏈金融等方面也先天不足。例如遭遇災害天氣時,很難對受災田地進行準確測產,農業保險費率因此受影響,如今無人機、物聯網遙感等技術在農業領域的應用,使保險公司可以精準測算作物長勢及產量。對于保險公司、銀行等金融企業來說,農業技術的進步實實在在地為金融降低了風險,在金融促進農業科技發展的同時,科技也反過來為金融更加了解農業提供了依據。

  俗話說,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例如瑞豐生物,原本以為的科學家到處尋求資本的場景并沒有發生,反而是伯樂自己循著“酒香”找到了巷子深處的“千里馬”。“投資還真不是爭取來的,是投資者主動找來的,他們覺得生物育種會是一個有前景的技術,就會主動尋求合作。”沈志成回憶。

  其實,在艾格農業投資瑞豐生物之前,黃德鈞就一直緊密關注國內外關于生物育種的發展態勢,長期對國內大宗農產品的需求、農業生產效率、農村勞動力、農業投入品規;潭鹊冗M行跟蹤,并對國家政策進行了預判。此前,他預測2020年前后國家將出臺相關政策推進生物育種工作。就在今年10月17日,第五屆國家農作物品種審定委員會第四次審定會議初審通過了37個轉基因玉米、14個轉基因大豆品種。事實證明,黃德鈞“押寶”很成功。艾格農業對瑞豐生物的私募股權投資存續期為“5+2”型,即基金的投資期為5年,退出期為2年。目前艾格農業正在出售股權并已從中獲益。

  專注于投資農業的黃德鈞早已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他認為,基于農業的特殊性,農業科技工作者要坐得了“冷板凳”,投資者亦是如此。尤其是中小型投資機構既要保持良好心態,更要具備超前的眼光和綜合判斷的能力。“不能投得太早,一竿子插到底,但如果再等十年,機會就‘死’掉了。”黃德鈞說。

  農業科技大有可為

  最近,在中國品牌日活動上,中農美蔬選育的“深愛”系列美味番茄風味濃郁、口感豐富,廣受好評。呂亞清告訴記者,目前中農美蔬又開始了新一輪融資。

  為加快品種推廣,瑞豐生物與艾格農業共同投資了“育繁推一體化”的河南金苑種業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正在有條不紊地示范推廣。沈志成告訴記者,公司第一批轉基因育種產品有望在一兩年內推向市場,新一代產品也在加緊研發中。

  金融“活水”為農業科創企業注入新動能,“瑞豐生物們”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企業做大做強,科技創新步伐明顯加快,科技成果成功寫在了大地上,送到了千萬農戶手中。

  還要看到的是,盡管農業科技賽道投資日漸升溫,但我國與發達國家相比,仍存在不小差距。就拿2017年至2022年上半年農業科技投融資情況來說,我國緊跟美國位居全球第二,但投融資金額與美國相差高達100.6億美元,農業科技投融資占全球比重較美國少12.47%!锻顿Y圖譜》顯示,對于技術創新需求較高的農業細胞工廠、動植物育種、農機裝備等板塊大都處于探索期、應用期,少數處于快速發展期,處于成熟期的板塊幾乎沒有。此外,我國農業科技賽道投融資情況不平衡,例如在綠色可持續板塊幾乎處于空白狀態,仍需金融賦能。

  采訪中,多位專家表示,培育具有活力和生命力的全國性農業科技產業生態是一個長期艱巨的過程,就目前來看,農業科研機構與投資機構的結合仍然不夠順暢。

  一方面,金融機構和投資者缺乏對農業的了解,農業特有的行業特征可能導致資本難以全面、及時、準確地評估農業科技項目,信息不對稱容易產生投資風險,從而導致社會資本參與農業科技項目的積極性不太高。

  另一方面,相關政策較為滯后。黃德鈞舉例,我國轉基因技術落地相較美國晚了20多年,在政策明朗的情況下,產品落地時間很有可能縮短至3-5年,從科技成果落地到產業化發展也將進一步提速。

  創新始于技術,但要成于資本,缺少資本介入創新產業,創新成果產業化是長不大的。但農業科技創新所面臨的缺錢、缺資源、投入大、周期長、難落地等“攔路虎”,不能單純依靠“燒錢”趕走,更不是一兩家企業或機構可以解決的。采訪中,無論是農業科創企業,還是金融機構和投資者,一致希望未來我國能夠具備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開放合作生態環境,同時呼吁建立兼容并包的全國性科技創新投資平臺,群力群策尋求突破。

  需求之下,在今年5月召開的首期農業科技金融高端對話活動上,國家農業科技創新投資聯合體(以下簡稱“創投聯合體”)宣布正式啟動。這是由地方政府、金融機構、投資平臺、產業資本等共同發起的農業科技創投服務平臺,已匯聚銀行、保險公司、擔保公司、投資機構、上市公司和農業科創平臺等具有影響力的單位。創投聯合體將以產業需求為導向,圍繞農業科技創投全生命周期和產業全鏈條,在推動金融產品和創投服務的協同創新、引領農業科技有序有效投資、設立農業科技創投引導基金等方面發揮作用。

  與此同時,在2022全國農業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活動上,全國性農業科技成果轉化交易平臺“金翼交易服務云平臺”啟動,努力打通撮合、評估、交易、孵化的全鏈條,實現線上線下365天永不落幕;國家農業科技創投母基金正在緊張籌備中,引導社會資本參與農業科技創投……越來越多的力量正從四面八方涌來,聯手打造“科技創新、產業升級、金融賦能”三位一體的發展格局。

  當記者問到農業科技未來是否有望迎來投資風口時,作為資深的農業投資人,黃德鈞堅定地回答:“一定會的!”他表示,農業是個大產業,我國擁有廣闊市場,但目前我國農業仍然大而不強,只有依托現代科技成果的產業化才能徹底改變農業面貌。“農業是大有可為的,我愿意在這個領域繼續耕耘下去。”

  至于,這股風能否真正吹向農業科技賽道,農業科技又能否順勢起飛?讓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 劉趁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无码在&亚洲国产一区二区精品无码&国产98无码电影在线传媒&日本高清视频中文无码不卡&国产欧美日韩精品网红剧情演绎&动漫无遮羞视频免费网站&精品激情视频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