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曲坪泉村:鄰里糾紛引出背后的煤場亂象

2016-12-22 20:10:06來源:三晉都市報

  金秋十月,天氣微涼。清晨,一聲聲凄厲的哭喊,打破了河曲縣文筆鎮坪泉村的寧靜。村民孫師傅與妻子將一口棺材放到了鄰居周利鋒家門口。奇怪的事情,迅速引來周圍居民圍觀,把道路圍得水泄不通。

  河曲縣位于晉陜蒙交界的黃河岸邊,煤炭資源豐富,有不少煤礦、煤場、煤電廠。當地居民也依靠煤發家致富,坪泉村就有人建起了一座煤場。有人說該煤場涉嫌非法占地,還嚴重污染環境。煤場的卡車每天卷著飛揚的黑色灰土,從坪泉村穿過,其中也包括要經過孫家房后。周利鋒懷疑,孫家的行為可能與他擋住煤場的卡車,致使車輛不能通過孫家門前有關。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而煤場非法占地是否屬實?其污染環境的行為為何一直無人治理?11月14日,本報記者來到河曲縣坪泉村調查事件的來龍去脈。

  孫周兩家糾紛難解

  說起這件事,周利鋒滿心的委屈,畢竟這在當地人看來是很不吉利的事情。

  文筆鎮是河曲縣城的駐地,坪泉村就在縣城東北角上,249省道由南向北穿村而過。孫周兩家的房子建在該省道東側,相距不過50米。兩家人關系一直不錯,有個大事小情都互相幫忙,不分彼此。

  今年初,村里開了一個煤場。因為煤塵污染太厲害,煤場的灑水車經常去周利鋒家房前的水井抽水,買了水后灑在路上降塵。然而,這并沒有徹底解決煤塵污染的問題。由于生產受到影響,與該煤場相鄰的一個化工廠,一怒之下將路堵了,不讓拉煤卡車通行。于是只能另辟蹊徑,走一條小路,繞過化工廠。周利鋒說,這條小路開始有一段是他修開的,再往前快到省道時必經過孫家的房后,因為粉塵和噪聲的污染,孫家可能向煤場要了一些補償費。不過,煤場的車走周利鋒修的這段路時,并沒有人通知他。10月15日,周利鋒氣憤地將工程車開到小路中間,也把這邊的路堵了,試圖逼煤場老板余某出面解決。

  沒想到的是,煤場老板未露面,孫師傅竟然給周利鋒打來了電話,勸他把工程車挪開,讓煤車通過,甚至來到現場,要將他從工程車駕駛室里拽下來。雙方爭執不下,事情最終也沒有解決。第二天一大早,也就是10月16日8時許,孫師傅去文筆鎮北元村買了口新棺材,讓人拉到了周利鋒家門口。

  面對孫家鬧事,周利鋒報了警,希望民警從中調解。孫家說,周利鋒蓋房子時他家曾借給周三萬元,至今未還,周則說沒有這回事。孫家認為,周利鋒房前的這口井是他家的,不允許其私自賣水,周卻說,水井是父親挖的,已經用了十幾年,“這期間為何沒有人說是他的?”周利鋒堅定地告訴記者,一定是孫師傅拿了煤場的好處,因為堵路影響了拉煤車從孫家房后經過,斷了其財路,所以才會發生這一鬧劇。從這件事開始至今,只要有人去周家買水,孫家就會出來阻攔,嚴重影響了周家的正常生活。

  當時出警的是文筆鎮派出所,對于此事該所所長王志平表示,出于穩定社會秩序的考慮,為盡快平息事件,該所以孫師傅“公然侮辱他人”,觸犯治安管理處罰法,下達行政處罰決定書,對其處罰500元,最終民警幫著抬走棺材結案。至于孫師傅阻攔周利鋒賣水一事,并沒有人報案,他們無法出警。

  針對此事,記者電話采訪了孫師傅。孫師傅表示,煤場的車走他家房后,確實有很大影響,煤場的負責人只是給了他兩條煙。抬棺材一事,并非因為斷了自家財路,而是周利鋒欠債不還,為時久矣,實屬無奈之舉。借錢一事,沒有借條,孫師傅拿不出證據,只能通過阻攔賣水逼其還債。

  煤場污染無人問津

  孫周兩家的公案,雙方各表其理,旁人無法斷明。不過,雙方都與坪泉村煤場有些關系。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所在呢?聽完周利鋒講述自己的遭遇,本報記者又來到這個煤場了解情況。

  11月15日早晨,天已大亮,卻怎么也看不到明媚的陽光。河曲縣城積聚著濃濃的煙霧,剛從房間走出來的人還不習慣這股刺鼻的味道,難受地趕緊把鼻子捂住。

  由于河曲縣城緊貼黃河,地勢東高西低。坪泉村煤場就在縣城東邊的山坡上。沿路過去,地面上滿是厚厚的黑色灰土,不斷有大型裝載車轟鳴著疾馳而過,車廂縫里不時漏下煤粉,車輪又將路面的塵土卷起,人們就在其中穿梭。路邊的草叢樹木落滿了灰塵,看不到綠色,新刷的白墻很快就變成了黑墻。路邊的化工廠外,一位工作人員正在擦拭瓷磚外墻。轉到一道上坡路,路上方的大牌子上寫著“河曲縣產業集聚區”,看來這里是企業多,那大車自然就多了。一輛灑水車正緩緩上行,水管里噴出水花,路面上灰土厚的地方和成了泥,薄的黑塵被沖下坡去,被水打濕的路面黑油油地泛著粼光,最終又匯聚在路邊排水溝里,流到最低處的坪泉村居住區。黑水變干,積土再被碾壓,煤灰依舊。村民大多沿著249省道居住,以往汽車轟鳴尚能忍受,今年開始,每次晾曬的被子總是落滿黑灰,甚至家里也有,難以擦干凈。

  不遠處,灑水車開進坡路右側的一個煤場,一輛輛卡車也魚貫駛入,這里就是坪泉村煤場。據周師傅講,這個煤場是今年剛開業的,原來是一個焦化廠。不過,該煤場后來又在焦化廠的基礎上,向外擴展了很多,直到緊貼公路。煤場面積很大,里面的煤堆積成山,十來輛工程車和卡車忙碌著卸煤、裝煤。煤堆沒有網布覆蓋,一陣大風刮來,揚起一大片黑塵土。人從草叢中走過,一雙白鞋竟沾滿黑灰。原來馬路上和坪泉村里的煤塵污染源竟在這里。

  坪泉村里的人對煤場的污染問題頗為不滿,卻無人敢言。為何生產數月來,該煤場的污染問題沒有人過問呢?而其手續是否健全?對此記者來到河曲有關部門進行采訪。

  在河曲縣國土資源局,記者聯系到了國土執法監察大隊長許琳。他表示,經與文筆鎮國土所核實,坪泉村煤場原來占用的確實是一個焦化廠的地塊,土地利用合法,可以存放煤。至于其后來又擴展的部分,是因為不夠用擴出來的,該場的確沒有獲得審批,屬于違法占地。目前,縣國土局已經立案,正在查處,將對其進行罰款,要求其補辦相關證件。

  隨后記者來到河曲縣環保局,工作人員表示將向領導匯報后逐條給予答復。但截至發稿時,記者仍未收到任何回復。坪泉村煤場污染何時能休?其亂象又如何治理?對此,本報將繼續予以關注。(蘇鑫波/文 王寶珍/圖)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无码在&亚洲国产一区二区精品无码&国产98无码电影在线传媒&日本高清视频中文无码不卡&国产欧美日韩精品网红剧情演绎&动漫无遮羞视频免费网站&精品激情视频一区二区三区